欢迎光临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我要留言
1109到期
1201到期
0908到期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情感文章 >> 战歌情感 >> 长安城最贵的就是这家

长安城最贵的就是这家

2010-05-16 07:09:51 来源:QQ战歌网|传奇战歌网|网游战歌网|激情战歌网|家族网盟-战歌网 浏览:6062
 

这一刻,望着那翻腾的涛涛水面,我豪情万丈,散发解衣,立于酒桌之上,谱出了一首惊世之曲...??真的仍是假的?不知道,反正俺醉了...



    一、二、三...看了眼化身为仨的李恪竟然敢在我眼前吟诗,俩个小萝莉?仍是仨小萝莉通红着脸蛋望着李帅锅举起漆耳杯吟诗的洒脱动作娇声喝彩。气我是不?吟诗,切...太没水准,我想唱歌了...我饮酒之后的留存节目,十余年的功底。

    唉,穿越了也改变不了吹牛的毛病...很痛恨自己,眼下没时间后悔,只能借酒浇愁......

    大手一拍跟前的酒坛子,朝这小萝莉呲牙:“有啥,不就个五斤装的酒坛子吗?本少爷我包了!”喝多了就这样,大放厥词,满口胡柴,听的李恪俩眼发绿,表情激扬:“不愧是俊哥儿,此举颇有魏晋名士古风,为兄其实是...为贤弟重出江湖,本日就与贤弟痛饮,不醉不归...”店小二很贴心,李恪话还没落地,丫的就跑出了雅间,转眼功夫,哐...桌子上又多了一坛子酒...我靠!我想回家了...

    怒了,啥人,竟然瞧不起我这个一颗红心两种预备的社会精英,三个代表的坚定执行者,改革开放浪潮中的四有青年,学校里饱受赞誉的五好教师,六天之前跨越历史到达大唐的强悍穿越人士。

    很遗憾,交涉失败,李漱很不礼貌地回绝了我极具善意的提议,并且对我这位大唐高干后辈兼纨绔表视了不满与蔑视。

    哐哐哐,三杯,李漱脸上的红晕愈甚,媚眼如丝,偏偏说话阴毒:“我干了,房俊房公子,莫不是想让小女子替你倒酒不成?”我靠,看样子这丫头电影酒量不小,我投降输一半,就喝一杯半行不?......

    “三杯先干了再说!”很藐视地瞄了这丫头一眼,堪堪不握的小蛮腰,饭量小的跟猫似的小丫头,还想跟我碰杯?

    我豪意顿生,王霸之气啥的狂震,跟李帅锅一对一单挑,李漱小萝莉不停地在旁边大呼小叫,发展到后面这小丫头竟然拽着我,硬要和我拚酒,怕你?

    “好!...俊贤弟多日不见,风貌更加,来,为兄陪你干上一碗。”李恪再次举杯相邀。拚了,这酒还行,想来三五碗拿不倒我,哇哈哈哈......

    “小弟我祝为德兄身体健康,干...”举杯,闭眼一吞,酒味很淡,略含甜味,还没我们那里的乡下自酿的土酒味重。岂非掺水了?

    “哦...”李恪表示明白的招招手,把店小二赶出了雅间,不外看他的样子,仍是不太明白。算了,不跟没见过世面的人计较。想想也是,岂非要我跟他讨论明朝的青花瓷器和五十二度的茅台陈酿?

    “啊哈...瞧我,小弟一下子犯了糊涂,这几日在家闭关,正想着改日用牛眼大小的杯子来饮酒,对月而吟,乃人生一大美事...”赶快用胡话混过去先。看来唐朝还没牛眼杯......

    “俊贤弟...这牛眼杯...”李恪看样了也有点晕呼呼的。

    “小的...小的其实不知房少爷所指的牛眼杯是何物...”可能是体型彪悍的我表情太过桀,小二快哭了,上下两嘴唇直哆嗦。

    “......”店小二瞪大了三角眼,小萝莉瞪大了弯月亮,李帅锅瞪大了电眼。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瞪着我,反击,我恶狠狠地瞪着店小二,皇家的后台太硬,不惹。

    李恪还没发话,李漱倒先叽叽歪歪起来了:“三哥,行了,人家房少爷身体太虚了,走路吹风都倒,要是喝出个好歹...”眯着大眼睛看我,这...这丫头其实太欺负人了!谁怕谁,我一拍桌子:“小二,换牛眼杯!小弟本日与为德兄不醉不归。”

    看了眼那容量不小的羽觞,有点心虚:“兄台,小弟重伤未愈,要不小弟以茶带酒?”

    “为兄都已经干了三杯,俊哥儿,岂非还要我提壶灌你不成?”李帅锅很坏。小萝莉斯文地吃着美食,眯着快成弯月亮的眼珠盯着我。

    “好酒量!”我忍不住翘起了大拇指高声喝道,我学生年代就曾这么干过,同学聚会,当着漂亮MM的面,胆子瞬间从指甲盖大小膨胀成豹子胆,白酒酒量比瓶盖大不了多少的我跟号称三斤侠的同学拚酒,三碗贵州土酒(偶们本地对贵州茅台的俗称)下肚...后果是吐得天昏地暗,不醒人世,日月无光,然后半夜在同学家后院撵狗玩。这仍是我那漂亮MM同学第二天早上抱着尾巴有点变形的爱犬饱含热目向我投诉的,很悲愤......

    “哦,看来是为兄的误会了,为兄先干为敬。”李恪抬起酒壶,给自己满上,哐哐哐,面不改色连干三漆耳杯,这漆耳杯可不小,怕是一杯至少也得二两。

    “没...小弟在家这几日是重伤,沾不得荤的,所以...”营养,知道不知道,鱼头富含多种矿物质铁、锌、钙、磷、钾、各种氨基酸......算了,不跟没文化的人说这些。

    “贤弟在家,受苦怕是不少吧...平日里来这,贤弟从不碰这些...”李恪用筷子点了点我碗中的鱼头。表情像在探望一个正被关押在看管所吃牢饭的难友。

    “嗯?”我把一块鸡肉狠狠塞进了嘴里。我吃东西跟房相有啥关系?

    李恪看我的眼色很诡异:“贤弟...房相,房相也太...”长叹了口吻,从我眼前的盘中救下了一块还算完整的豆腐,挟到了正凝滞地看着我吃喝的李漱碗中。

    该死的小萝莉不知道抽哪门子疯,尽捻些最贵的点,满满一桌,纯自然、无污染、纯手工,太爽了,鸡腿、鸭掌、肥鱼、酱肉...既然是我宴客,不吃回本太还不来了,这几日被老妈管得严严实实说什么重伤了只能吃汤汤水水,嚼不得硬物,稀饭、鸡汤、大补汤啥的喝得我四肢举动疲软,我现在看见溢着油腥的肉类就两眼发绿。

    --------------------------------------------------------------------------------------------

    “临水二楼雅间,好生招待好二位爷和小姐。”方才回过神来的掌柜在楼下喊了声,声音有点变调的倾向。

    “啊!?...”胖掌柜眨巴眨巴小眼,半天吭哧不出一个屁,“没事,记得,挑精致的上就成,就仨,多了吃不完记你帐上。”狠狠地威胁下掌柜,在李恪与李漱凝滞的目光中施然然地上了楼梯:“小弟一向节俭持家惯了...嘿嘿嘿。刚跟掌柜的开玩笑。”

    固然有了钱,但是,我不是原本的房纨绔,作为冤大头的我恶狠狠地瞪了胖掌柜一眼:“打折不?”

    “......”接过了来,很沉,牢牢赘在手中,很激动,热泪盈眶,我很想唱一道歌来歌颂母亲的伟大,看了眼胖掌柜,算了,回家直接唱给老妈听。

    房成一脸苦瓜地从怀里取出了一串钱:“少爷,这是主母刚才交给小的,让您省着点花。”

    “钱啊...有钱没,先借我,回家我找老妈报帐。”急啊,李恪跟李漱已经上了二楼有点不耐烦了,纨绔也不能太掉价了。说宴客不带钱,不被人鄙视才怪,特别是在异性眼前,千万不能掉价。

    伸出仨手指在他眼皮下搓搓。“二少爷...您这是?”身高快两米的忠仆房成看不懂我的手势。低着头,傻不愣登地看着我这个几乎是吊在他脖子上的房家二少爷。

    “二少爷,了,少爷您上次当的玉如意也就是在这里换了一顿酒钱。”他的解释让我震动,太害怕了,岂非我又要再回家偷一次玉如意吗?

    “这里...价钱很贵吗?...”一把搭在房成的肩上,压低了声音,打量着周围,很雅致,比后代那些伪劣酒楼的好上百倍,很有饮酒吟诗的氛围。

    “二少爷...”房成的表情很哭丧,岂非是黑店?打量下周围,就只看到掌柜胖呼呼的笑容,目光很纯挚?

    钱?我没带啊,一回头,哈,忠仆,“过来...”我朝站在门口一个劲朝我挤眼的房成。干啥,打暗号?

    看样子,李恪、房遗爱俩纨绔是这里的常客,“今天是房爷作东...”李恪很有风度地大手一挥,拉着李漱就往楼梯走。

        李恪、我,外加一个萝莉,三人一马当先,冲杀进了云闻阁。前脚刚迈进门,“李爷、房爷,二位爷,还有这位小姐大驾光临,令小店蓬筚生辉啊......”掌柜的肥脸把五官都挤成了一团,像只蜜蜂周到地迎上前来。
                        作者:晴了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联系邮箱:caijingjun2008@21cn.com - 在线QQ:22318635
  • 粤ICP备09171552号-1
  •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家族战歌网 (注:本站传奇战歌舞曲和游戏均来自网络,不承担任何由内容的合法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更正或者删除!) www.300mc.com红人战歌网